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之蕊的博客

心灵小憩的圣地,微信562694616

 
 
 

日志

 
 

(原创)愿妈妈是长寿的青藤  

2008-04-23 03:26:13|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可以用眼去爱怜丁香花了,下班路上,小雨如丝,丁香的花颜如睡莲浅粉,素雅宜人,花花相拥,瓣瓣成簇,把整个枝条遮严,幽香不需驾驭风去远播,早已溢出花蕊散入半空,但经不住风吹雨打,香瓣凌落,过早地等待成尘为泥,此时静心地欣赏丁香,是焦灼忐忑忧虑过后的安宁,是害怕担心欲哭无泪过后的放松,是祈祷跪拜乞求上苍过后的长嘘。

   现在的小雨曾是我心头悲伤的欲滴……

   其实看到丁香花开是在早几日前,我坐在客车里,靠在车窗边,一排排丁香树快速在我眼前掠过,花枝摇曳,丽影清新,但我的心却无法与之呼应,聆听飞逝的花语,追嗅远去的芳菲,年近77岁妈妈坐在我的身边打着盹,让我尽量用美的想象去描绘她的病,没人知道,在什么时候,她的脑中藏着一个等待化蝶的“蛹”,也许在挣脱蛹衣的时候,触动了妈妈的痛觉,在CT的照射下,蛹是那样地明晰地暴露在医生面前,蛹是何个性?为了揭开最后它的神秘面纱,我与妹妹姐姐带妈妈去哈医一大一院再做检查。

  丁香的花期很短,几日的芳香袭人,枝紫花繁,之后便是粉瓣凋凌,香消玉损,只剩一树的绿叶与其它植株共同走过秋夏风雨。做为生灵的人,也是有规律可循,人生一世,未有轮回,生老病死,皆属自然。但我一直以来认为,妈妈是天上的星星,尽管皱纹堆积,背已微驼,但她母爱的星辉是与我同在的,她在我心中早已化做了永恒。当现实击碎了天真,理性却不愿回归,我的心在呐喊:不!不!不!不会的,丁香花命夭,是它不够坚强,经不住风雨的磨厉,经不住夏日的灼晒,经不住阴霾的重压,所以它匆匆而去,空留一地的残香与尘埃化做暗泥消声匿迹,而妈妈一生辛苦劳作,哺育子女,尽职尽责,走过岁月的蹉跎,走过人生的坎途,77年,走过风霜雨雪,走过酸甜苦辣,应在儿女绕膝中安享晚年,一个在苦难面前坦然,对生命充满无限热忱的老人会与疾病相遇?不会的……

   上苍真的是在考验妈妈,医生宣布:“蛹”是胶质瘤,属良性的,但得手术……

   6个小时的手术仿佛是6年的等待,生命力顽强的妈妈,个性可爱的妈妈,刚出手术室的门,她就清醒了,推进监控室,手脚被缚,但她一次次地解开,头上、身上插着管子,就从床上起来,喊着要出去,她饿了……

   宁静的夜晚,病人都睡了,我独自站在四楼病房的窗前,望着哈市的夜空和高楼上的彩灯,没见月亮与星星,只见那一闪一灭的霓虹,仿佛是睡眸惺忪的老人,强挑眼皮,未入深眠。听着妈妈轻微的呼吸,我因焦虑而空悬的心找到了安歇的地方,那是我回忆思潮中的小舟,载着夜的静谧和流逝岁月的呼唤,划入深海远处的尘封岸口。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天起床时感觉有点难受,但没有对妈妈讲,就上学去了,第一节课还没下课,就看到妈妈趴在窗口向教室里张望,老师领我出来,妈妈摸着我的头说:“七儿,早上就看你脸色苍白,怕是病了吧,妈带你去诊所看看……”然真是病了,猩红热,妈妈陪我打了半个月的针才好。妈妈在服装厂上班,所以过年我和姐妹都会有新衣服穿,中学初二年级,妈妈给我做了一条蓝色的喇叭裤, 我是全班唯一穿时髦喇叭裤的学生,同学们不时地投来羡慕和嫉妒的目光,妈妈无意中用母爱满足了我小小的虚荣心。

    一声凄惨的哭喊把我惊得一抖,看一眼妈妈依然甜睡,我就跑出了病房,一个50多岁的女人哭着喊到:“我那活蹦乱跳的姑娘啊!就这么给我撞没了哟……”她31岁的女儿领着孩子过马路,一辆停在路边的车挡住了她的视线也挡住了路上驾驶货车的司机的眼睛,在相撞的一瞬间,母亲的本能让她一下子把孩子推出老远,她则被货车撞出好几米远开处的地方,抢救的医生说:“没必要救了,人不行了,脑里的血满了。”那个小男孩儿,满脸的擦痕,坐在椅上轻声哭泣。我突然感觉浑身发冷,靠在墙边伫立,31岁,韶华灿然,是女人成熟风韵流溢的佳年,但却如花期短暂的丁香花一样,魂断四月,残香萦窗,余音绕梁,昔日的叮咛是孩子耳畔最后的绝响,也是永远的回声。母爱啊!除了伟大还能用什么来形容?象海一样博大深遂?但海再深再广也可测可量,而有谁仗量出母亲的胸怀和对子女爱的深度?象天宇浩翰无垠?但天空在人的智慧面前也是有数据可查,而有谁生死关头用赴死换来子女的生存却让人无法量出最后时刻她内心的思想?也许母爱如丁香花瓣轻飘,但却是子女用一生都无法还清的情债。不,母亲不会认为她的全部付出是债,那是天性中的母爱自然的施与,哪怕是生命的奉献,在九泉她也是含笑抹泪。

   回到病房,望着熟睡中的妈妈,光头上网着纱布,御下假牙,两腮凹陷,一股悲怆在心底泛起,忍了半天的眼泪终于在脸上肆意流淌,心中默念着昔日的旧作:我倚门目送瘦小衰老的背影让我在暖阳爱抚下是那样的痛苦难抑悄落的泪滴默念着心中的悲许你永远是长寿的青藤不要消失在我的生命里,那怕让我先你而去 ……

   因妈妈平日身体状况很好,所以恢复很快,不久就可以出院了,为了不耽误工作,我先回到单位上班……

   小雨淅沥,无韵无声,丁香花儿黯然神伤,泪湿娇瓣,是哀叹花期短促?还是忧怨雨滴的敲打加速了离世的脚步?其实我现在的思想没有莫名的力量,也没有觉得思想如海浪波涛翻涌,或是暗流从心灵深处遥遥而来,成为灵感,让此时对妈妈的惦记与丁香花有什么恰当的融合,只是在丁香花花香沁入心脾的时候,让我倍感柔情在心房已储存不下,妈妈不在跟前,我无法释放,就亲一下丁香花吧,让我天性中的母爱,来抚慰花瓣的忧伤。

事能知足心常惬,人到无求品自高,只缘海内存知己,始信天涯若比邻。请您留言喽!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