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之蕊的博客

心灵小憩的圣地,微信562694616

 
 
 

日志

 
 

(原创)我在聊天室的故事  

2008-02-05 13:48:44|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末岁尾,总觉得应该写点什么,可是身心疲惫,憔悴不堪,头脑昏昏沉沉,亦空空如洞,因为最近经常失眠,偶尔再喝点儿茶,想睡觉就更不是件容易的事,为了打发漫漫长夜,就会久坐电脑前看书,看累了以后,就突发奇想:去聊天室逛逛。

      我从不忌讳对人说起去过聊天室,而且还不只一次地去过。有一次与群里的朋友谈起,朋友回复的文字仿佛都带有大惊失色的表情:“天啊!菊菊,你怎么到处乱跑,那是你去的地方吗?以后可不要再去了!”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反应,但寥寥数语中,蕴含着朋友们对我的尊敬与友好。

       记得第一次去聊天室是在刚申请完QQ号以后,也没有好友,误打误撞地闯进了聊天室。我根本就不说话,用网络里的行话说,就是潜水,但也会有人找到你,看!有人来了,“看片吗?”“啥片,是美国大片还是国产的?”“二百五!”再就没了下话。“激情聊吗?”“激情咋个聊法?再说本人老矣激情燃尽。”“连火苗都没有了?那你完蛋了。”“有视频吗?看看你。”“俺没买摄像头。”“既然你没有视频,那你看我好不好?”“对不起我不想看。”“真他妈傻冒!”还有个女胞对我说她是同性恋,吓得我赶忙解释:你找错人了,我是异性恋。最初聊天室给我留下极坏的印象,后来就学会选择房间,去成语接龙房间玩成语接龙,还好这里很文明,有着浓浓的文化气息。

        确实,一个生活充实,工作忙碌的人是不会去聊天室的,但去聊天室的人也不都是百无聊赖,空虚难度之人。在这里相识女友“彼岸”是一位大学的老师,很真诚。还有“灵气”,自己开着一家公司,也很善良,她俩很热情地加我为QQ好友,以后的日子里,碰到了就聊几句,多数是在空间留言交流互致问候。

         后来有了自己的博客,聊天室已被放置在记忆之外了。但因为这该死的失眠, 我又不计前嫌地去了聊天室,可是有一次却与人用文字吵了一架,没有声音的唇枪舌战。

      我还是习惯地看聊,但有一个叫“老猫猴”的人与我打了招呼,以往看到令我厌恶的名字我是不会理的,但鬼使神差我今天搭了言,我提仪给他改个名字,他答应了,我思索着:“嗯,淡月轻风,晓风盈月,牛角书生,闲情捉柳,雅致睿男……”一边改着名儿,一边回复着一个叫“真诚”的人的友好问候,这时“汉朝雄风”来了。

       汉朝雄风悄悄地对我说:“你好,你在忙吗?”

      我对汉朝雄风说:“你好,我不算忙,与朋友聊着呢,你也来参加吧!”

       汉朝雄风悄悄地对我说:“不聊,我没那么下贱!拜拜!”

      下贱?他的傲慢无理一下子激起了我的倔强本性,我一边应付着这两位,一边回复着汉朝雄风。

      我对汉朝雄风说:“见你的话,你是一个很高贵的人,那为什么要到聊天里室来?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汉朝雄风悄悄地对我说:“与我聊天必需只与我一个人聊,而你与好多人同时聊,所以我不能下贱地与你再聊。

     我对汉朝雄风说:“这又不是找对象,非得一对一,不要个性太强了啊!

     汉朝雄风对我悄悄地说:“你混蛋!”

     我对汉朝雄风说:“你骂人!这么一个出污泥而不染的人物在聊天大厅骂人,不怕有损你的形象吗?看来,你是假高贵啊!

     汉朝雄风对我悄悄地说:“混蛋!你是混蛋,你敢这样对我说话?”

     我对汉朝雄风说:“聊天室不能说是污合之众的聚集地,但却是三教九流,下里巴人,阳春白雪皆存的地方,你这高雅之人既然到这里来,也是有所需,请不要骂人,你的嘴被污染了吗?好了,到此为止,再见!”

      汉朝雄风对我悄悄地说:“不行!你既然惹着我了,就得吵个明白!我看你到底是什么货色?”

     我对汉朝雄风说:“你还想怎样?我什么货色?别以为就你自己出类拔粹!我还是一枝独秀呢!聊天室是个大染缸,你来这里是浊者更浊,可千万不要为自己的不良品行找借口,归罪于聊天室。”

     汉朝雄风悄悄地对我说:“哎呀,我还从来没见过你厉害的女人,不行,我打字慢,吵不过你,我要与你用语音吵,决一胜负。你不理我还不行呢!”

      我对汉朝雄风说:“算了朋友,到此为止吧,我还想最后说一句,能与我吵架是你的荣幸!

      汉朝雄风对我悄悄说:“我服你,行不?但我能感觉到你是一个不错的女人,我想对你说说心里话,用语音吧,你打字太快,可以吗?”

      我对汉朝雄风说:“说说你的心里话可以,但我不会与任何人语音的。这是我聊天的底线之一。”

      后来,汉朝雄风启用了临时会话框,我就一言不发地看他把字一点点地敲过来:“我今年48岁,在某市民航工作,工作很舒心,但我的妻子坐轮椅已经20年了,我一直照顾着她,遗憾的是她从来没喊过我老公,听见别的女人喊“老公老公”的,我就特别难过,所以我就想在网络里找一个女友,让她叫我老公来添补我内心的缺失,但我不允许她与别的人聊天,只能与我一个人聊,要忠于我。可是我上网一年多了,到目前为止还没找到。你说我还能找到吗?”

        我在心里说:“变态!你这一辈子也甭想找到,除非这个女人也变态!”我敲字回答他:“能找到,要有耐心,我会帮你的,在我的朋友中帮你踅摸踅摸,你要坚持啊,会的,一定会的!”然后我连再见也不说,就溜出聊天室,并发誓不再来。

       也许是本性中的善良驱使,我对“汉朝雄风”的昵称做了一个字的改动。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